魯網 > 法制頻道 > 法制頻道 > 滾動新聞 > 正文

                        正確認識和把握補充偵查可擇性、主導性、說理性

                        2019-12-23 08:26 來源:檢察日報 大字體 小字體 掃碼帶走
                        打印
                        長期以來,司法實踐中存在著對補充偵查工作重視不夠、補充偵查法律文書說理性不足、退回補充偵查比例偏高、檢察官自行補充偵查比例偏低、補充偵查質量和效果不佳等問題,一定程度上影響刑事檢察監督辦案質效。

                          魯網12月23日訊  根據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機關辦理刑事案件,在審查起訴過程中,可以通過補充偵查進一步收集證據,查清案件事實和情節。長期以來,司法實踐中存在著對補充偵查工作重視不夠、補充偵查法律文書說理性不足、退回補充偵查比例偏高、檢察官自行補充偵查比例偏低、補充偵查質量和效果不佳等問題,一定程度上影響刑事檢察監督辦案質效。最高檢張軍檢察長多次提出,檢察官辦案要牢固樹立整體質量意識,加強補充偵查的針對性、說理性和指導性。筆者認為,檢察官正確認識和把握補充偵查的可擇性、主導性、說理性、親歷性、有效性,提高檢察機關補充偵查工作規范化和精細化水平,有助于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和庭審實質化要求,有助于充分發揮檢察機關的審前主導作用,有助于按照“案-件比”指標管理體系要求提高辦案質效。

                          一、補充偵查的可擇性。一般而言,補充偵查有兩種形式:一種是退回公安等偵查機關進行補充偵查,另一種是由檢察機關自行偵查。哪些案件退回補充偵查,哪些案件自行偵查,檢察官可以根據案件具體情況選擇決定。需要補充偵查的情形通常包括:檢察機關認為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或者在認定事實、證據方面與公安機關有較大分歧意見;公安機關移送審查起訴的案件,有遺漏罪行、遺漏同案犯罪嫌疑人等情況;在審查起訴中發現偵查人員以刑訊逼供、暴力取證等非法方法收集犯罪嫌疑人供述、證人證言等證據材料的情況。補充偵查采取退回補充偵查的方式,還是自行補充偵查方式,檢察機關具有選擇權和決定權,可以根據補充偵查工作量大小、所需時間長短、自行取證必要性和偵查能力及效果等情況作出合理選擇。司法實踐中,有的檢察官往往沒有認真考慮上述因素,很少采用自行補充偵查的方式,不管什么情形都一退了之,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導致自行補充偵查比例偏低,影響辦案質量和效率。對于主要犯罪事實不清,證據缺陷比較嚴重,或遺漏了重要犯罪事實,或遺漏了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同案犯罪嫌疑人,補充偵查工作量較大,所需時間較長的案件,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比較適宜。但是對于補充偵查工作量較小,審查起訴工作負荷不大,檢察官有能力在審查起訴期限內完成補證任務的案件,完全可以采取自行偵查的方式。對于在審查起訴中發現偵查人員違法取證有應當排除非法證據的,應當依法予以排除,除要求公安機關另行指派偵查人員重新調查取證外,如檢察機關在審查起訴的期限內有能力自行完成調查取證任務,自行補充偵查的效果會更好。

                          二、補充偵查的主導性。檢察機關辦理刑事案件,應當充分發揮檢察職能在刑事訴訟中的主導責任。特別是在刑事案件審前程序中,檢察機關依照以審判為中心、推動庭審實質化的各項標準和要求,對證據的收集、判斷和運用發揮著積極主動的引導作用。補充偵查工作,屬于刑事訴訟審前程序的一個重要環節,從實現犯罪追訴任務的角度看,與前期的偵查一樣,都是為起訴做準備,應當服從、服務于案件的起訴,檢察機關也應當主動作為,承擔主導責任。檢察機關自行補充偵查,理所應當是由檢察官主導進行,必要時可以要求公安人員提供適當的幫助、協助。對于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的案件,在正式補充偵查前,檢察機關要制作《退回補充偵查決定書》,寫明退查的理由和補證提綱,連同案件材料一并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公安機關正是依據檢察機關的補充偵查決定和補證提綱才啟動補充偵查工作,開展補證活動的。在補充偵查過程中,雖然主要的偵查工作由公安機關進行,但是檢察官可以適時了解和掌握補充偵查工作進展情況,幫助公安人員研究分析補證是否符合起訴和審判的標準和要求,為補充偵查工作提供必要的引導和指導。在補充偵查結束后,檢察官要根據補充偵查情況作出判斷,決定案件是否提起公訴。對于沒有達到補充偵查要求和目的的案件,還可以根據情況要求公安機關再次補充偵查,依然起著主導作用。

                          三、補充偵查的說理性。對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的案件,檢察官應當寫明退回補充偵查的理由,并以退回補充偵查提綱的形式明確、具體地列明補充偵查的具體事項和要求,逐一說明證明的內容,表述力求準確、清楚,針對性和可操作性都要很強。實踐中,有的檢察機關退回補充偵查文書說理性、針對性不足,導致偵查人員理解不到位從而影響補證質量。為了做好補充偵查的說理性工作,檢察官可從以下幾個方面著力:一是認真梳理補證內容,按照“案件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起訴和裁判標準,詳細梳理、列明需要補充偵查的內容;二是進行理性評估,對公安機關進一步開展取證工作的空間和可行性,在與公安人員初步溝通基礎上深入評估研判,把具有可查性、可操作性的證據列出清單,并形成具體的書面提綱;三是詳細說明理由,對書面補充偵查提綱,詳細說明每一條補證意見的重要性、必要性,以及對于案件事實、定性、情節所起的證明作用;四是當面溝通會商,變文來文往為人來人往,檢察官通過與偵查人員面對面溝通說明,讓其充分理解和認可,真正從內心接受補充偵查提綱,注意化解偵查人員的疑惑或抵觸情緒,保證補充偵查工作的質量和效率。

                          四、補充偵查的親歷性。在自行補充偵查案件中,檢察官要親身開展偵查活動,根據法律和有關規定適用偵查措施和程序,其對辦理案件的親歷性自不待言。實踐證明,檢察機關自行偵查工作力度更大,補證效果和質量就更好更高,案件審結率就高,不起訴復議復核案件就少。有的檢察機關習慣于案卷審查為主的“坐堂辦案”模式,自行補充偵查能動性不足。為了解決這一問題,需要檢察機關提高對自行補充偵查重要性的認識,加強對自行補充偵查案件類型、證據范圍、操作規范的研究,建立有可操作性的指引性工作規范。有些地方建立了檢察官自行補充偵查親歷清單制度,加強復勘現場、復核證據等調查核實證據工作力度,對提升自行補充偵查的質效起到了積極作用。此外,檢察官還要加強相關偵查取證的訓練,積累偵查工作經驗,逐步提升偵查工作能力。對于退回補充偵查的案件,檢察官雖然不是偵查主體,但仍可以協助偵查人員開展補充偵查工作,這也是檢察官辦案親歷性的體現。檢察官和公安人員可以依據補偵提綱一起協商制定補偵計劃,在實際補偵過程中,兩者可以適當分工:公安人員在前依法進行偵查取證活動,檢察官在后提供咨詢、幫助和指導。根據公安機關商請及調查取證工作的需要,檢察官和公安人員也可以同赴案發及取證現場,對其收集證據工作進行同步、現場指導等。

                          五、補充偵查的有效性。刑事訴訟法關于補充偵查的程序設計,主要是為了彌補前期偵查取證工作的缺陷和不足,從而使案件達到提起公訴或者不起訴的標準和要求,從而增強案件及時辦結的有效性。如果檢察官能夠合理選擇補充偵查方式,在補充偵查中充分發揮主導性、說理性、親歷性的作用,就會大大提高補充偵查的有效性。當然,為了保證退回補充偵查的效果,對公安機關既要有講理釋法的柔性,也要有嚴格要求的剛性。對于確實無法查明的事項,要求公安機關書面向檢察機關說明理由。對偵查人員退而不查、查而不清、消極應付或者以工作說明代替證明的,可以建議公安機關更換辦案人,或者通報其上級機關,必要時要求其出庭說明理由,或者案件公開審查時到場說明理由。對于嚴重懈怠造成關鍵證據缺失的,依法啟動調查處理程序,建議依法依紀予以懲戒。對于補充偵查期限屆滿,公安機關未將案件重新移送起訴的,檢察機關應當要求公安機關說明理由。如果發現公安機關違反法律規定撤銷案件的,檢察機關應當提出糾正意見。


                        初審編輯:李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