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熱線:0531-88812358
                        魯網 > 首頁 > 法制頻道 > 法律咨詢 > 正文

                        退回補充偵查須建立跟蹤監督機制

                        2019-12-23 08:34:00 來源: 檢察日報 網友評論 0 進入論壇
                        退回補充偵查,雖有利于及時糾正和彌補“一次偵查”辦案質效瑕疵,但由于退回補充偵查系偵查程序的重復啟動,從辦案績效的角度講,案件一旦出現退回補充偵查,將會嚴重影響該案的偵查質效評價。

                          

                         

                          魯網12月23日訊 回補充偵查制度,在立法體系上屬于常規偵查制度之例外,在功能上屬于“二次偵查”,即以彌補“一次偵查”之辦案質量瑕疵為目的、帶有補充或補救性質的偵查制度。

                          退回補充偵查,雖有利于及時糾正和彌補“一次偵查”辦案質效瑕疵,但由于退回補充偵查系偵查程序的重復啟動,從辦案績效的角度講,案件一旦出現退回補充偵查,將會嚴重影響該案的偵查質效評價。同時,退回補充偵查在客觀上將導致辦案程序回轉,性質上應屬一種“程序倒流”,而“程序倒流”不僅將提升檢察機關的“案-件比”系數,影響檢察機關的業務考評,還可能造成被追訴人的訟累(如被追訴人的羈押期限將會延長)。因此,案件退查率(包括一退率、二退率),一定程度上可作為評判辦案質效的一項指標。

                          從實踐狀況看,退回補充偵查存在三個比較突出的問題:

                          一是退回補充偵查的案件數量大、占比高。根據2017年至2019年全國檢察機關公布的法律文書(包括起訴書和不起訴書)來看,審查起訴環節退回補充偵查的案件,占案件總量比例較高。

                          二是退回補充偵查質量不高、效果差。數據顯示,實踐中經一次退回補充偵查后仍不能取得良好效果,導致案件二次退回補充偵查的情況較多。

                          三是退回補充偵查占用時間多、效率低。根據筆者課題組對S省P縣檢察機關的調研顯示,每次退查平均用時為26天,幾乎將法定退查期限用盡。公安機關退查占用時間過多,直接導致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的期限被拉長,辦案周期明顯延長。

                          上述情況反映出我國刑事司法實踐一些深層次問題:第一,反映出偵查質效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問題。正因為常規偵查即“一次偵查”質效不高,案件質量和證據體系存在瑕疵,才需要重復啟動退回補充偵查進行“修補”。第二,反映出退回補充偵查案件缺乏嚴格的程序控制和監督,辦案質效不佳。實踐中相當數量的案件退回后大多踩著“一個月”的補充偵查期限節點重報,更是體現了某種程度上的消極懈怠。另外,捕后“一退率”“二退率”較高,也間接反映出檢察機關在審查批捕和審查起訴環節的引導補充偵查工作需要加強。

                          退回補充偵查實踐問題,成因包括:其一,偵查人員偵查取證能力不足。該取的證據未能及時提取,導致在案證據體系存在瑕疵,需要已偵查終結的案件退回補偵。對于檢察機關而言,部分檢察官缺乏偵查能力和經驗,所列補充偵查提綱缺乏可操作性,導致部分案件在“一退”之后“二退”。其二,辦案規范性不夠。部分案件由于偵查人員辦案不規范、取證程序違法,影響到證據的合法性,需要進行補正,因而被迫將全案退回。

                          從立法目的層面而言,常規偵查與退回補充偵查制度之間屬原則與例外之關系,理應嚴格管控退回補充偵查率。從辦案績效角度考察,常規偵查與退回補充偵查之間,構成了一種零和博弈關系,常規偵查質效高,退查率自然就低;而退查率高,則說明常規偵查質效低。從提高辦案績效的角度而言,也應當嚴格管控退回補充偵查率。檢察機關可從以下方面加強工作:

                          第一,加強重大疑難案件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引導偵查的機制建設。實踐中一再退查的案件,多數屬于重大、疑難、復雜的案件,證據結構和體系較為復雜,對證據收集的規范性要求也較高,而偵查人員受制于能力以及規范化取證意識的缺乏,在該類案件的證據收集活動中往往會產生各種錯漏乃至違法取證行為,繼而導致案件被退查。對于這種情況,關鍵是要加強重大、疑難案件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引導偵查機制的建設,通過檢察機關的提前介入,及時引導偵查人員精確取證、規范化取證,確保在案證據的質量,進而減少案件在后續審查起訴環節和審判環節的退回補充偵查。

                          第二,提高審查逮捕環節引導補充偵查工作的實效性。除了提前介入引導偵查的案件外,檢察機關在程序上正式接觸公安機關偵辦的案件,往往是在審查批捕環節,檢察機關在這一環節除了要嚴格審查報捕案件是否符合批捕條件之外,另一重要職責就是對該案下一步的偵查提供意見,包括宏觀上案件的取證方向以及微觀上證據的補充收集,等等。在檢察機關實行“捕訴一體”機制下,應當充分發揮公訴人庭審證據經驗豐富的優勢,圍繞庭審實質化的要求,給公安機關出具更有實效性和可操作性的引導偵查提綱,提高偵查工作的質效,進而減少后續審查起訴和審判階段的退查。

                          第三,構建檢察機關對退查案件的跟蹤監督制度。退回補充偵查案件質效不高,與退查案件缺乏跟蹤監督制度、任由偵查人員自行其是密切相關。實踐中檢察機關雖然意識到該問題的存在,但受制于制度設計和監督手段的缺位而無能為力。我國檢察機關系法律監督機關,根據刑訴法第8條對刑事訴訟全流程實行法律監督,當然亦應當包括對退查程序中偵查人員的補充偵查行為的監督,因為,偵查人員怠于補充偵查,本質上屬于違背法定職責的行為,應屬檢察機關法律監督之對象和范圍。據此,筆者建議,構建檢察機關對退查案件的跟蹤監督制度,授權承辦檢察官對退查案件進行跟蹤監督,制度設計上承辦檢察官有權通知偵查人員定期報告補充偵查工作進展情況;對于偵查人員消極應付、怠于補充偵查的,承辦檢察官有權要求其說明理由,承辦檢察官認為理由不成立者,按規定程序制發檢察建議,建議公安機關更換偵查人員,并建議對消極怠職者予以處理。

                          第四,提升檢察機關在審查起訴和審判階段自行補充偵查的能力。根據刑訴法第171條規定,人民檢察院審查案件,對于需要補充偵查的,可以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也可以自行偵查。另據《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試行)》第457條之規定文義,在審判階段的補充偵查,原則上應當由檢察機關自行偵查,而非退回補充偵查。

                        記者:李晨

                        今日推薦山東媒體頭條